羅裕榮 (Albert)

香港灼傷互助會

一次工業意外,令Albert 的外表及命運徹底改變。雖然走進了陰霾,但從復康路上不但經歷著皮膚植皮及肌肉訓練等治療,更協助成立香港灼傷互助會,帶領著組織發展,讓更多同路人可以克服燒傷後的創傷,重投社會。 (更多…)

周碧珊 (Sandy)

童思藝語基金心義行服務社

Sandy共育有三名孩子,其中兩名分別患上亞氏保加症及讀寫障礙症。起初她透過訓練改善孩子的問題,但漸漸發現主流教育根本不適合他們,反覺孩子真正需要的是另類的教育方法,發掘他們的專長和特性。Sandy加入童思藝語基金心義行服務社,希望探索非主流學習模式,積極倡議教育政策等議題。 (更多…)

何俊廸(阿廸)

香港妥瑞症協會

一個別人不會認識的疾病,一個旁人不易理解的病況,令阿廸自年幼便經歷著別人的誤會,走過艱難的成長路。他希望利用自己的經歷和長處,幫到更多同路人,讓他們更易走過逆境。 (更多…)

萬凱茵 (Yan)

香港椎夢社

Yan發現自己患上脊柱側彎時,心裡既震驚又害怕,十多年來一直小心選擇衣服盡量掩藏身體的缺陷。當有別人評論自己的背部異常,亦感到非常自卑,一直默默承受。直到在手術前,認識了兩位同患脊柱側彎的女孩,她們的分享讓Yan在術前術後得到很大的支持和信心,體會到同路人互相支持和分享的溫暖和重要性。她繼而加入了香港椎夢社,透過組織的互助平台,以自身經歷和力量,去幫助更多的病人。 (更多…)

朱超英 (阿超)

毅希會

作為家庭支柱的阿超患上類風濕性關節炎後,每天除了吃一大堆醫生開出的藥物外,根本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緩解病情。其後他認識了同患此病的毅希會主席,主席以過來人的身份講解有關疾病的資訊和注意事項,亦鼓勵阿超看開一點,所以他決定參加這個互助的大家庭,積極面對病情,幫助其他病患者,就如當初其他人幫助自己一樣。 (更多…)

Carolyn

康和互助社聯會

患上抑鬱症令Carolyn的學業被逼延長,更有一段時間無法工作,同時感受到社會上有人真心樂意幫助情緒受困的人士,但亦有人會歧視情緒病患者。她透過在社交媒體上建立專頁,分享自己的復元經歷,讓更多人理解情緒病患者。 (更多…)

張國維(Alex)

香港柏金遜症會

參與香港復康會社區復康網絡舉辦的「柏友同行」復康規劃導航後,Alex從以前情緒低落、逃避社交活動,變得慢慢接受自己患上柏金遜症,更於香港柏金遜症會中帶領「三心兩意一動」群組,鼓勵其他同路人,一起面對疾病。 (更多…)

Louis和Macy

一同夢慈善基金會

Louis和Macy的小朋友在三歲時被評估有自閉症傾向。由於當年有關自閉症的資訊和服務相當匱乏,一些親友更經常取笑其小朋友,他們四出尋找不同的服務和訓練,感到既疲累又沮喪。在神的帶領下,於2015年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義工和家長,開始為自閉症及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小朋友舉辦體藝活動和訓練後,決定成立一同夢慈善基金會,幫助有需要的同路人。 (更多…)

林漢威(Henry)

香港血友病會

Henry小時候每隔七到十天就要入醫院一次,而且每次都要逗留三至五天,亦不能上體育課,怕會因碰撞而流血,所以只能自己一個人坐在一旁,覺得自己與其他人不同。直至參與香港血友病會後,Henry由一個病人、受助者的角色,轉變為發起人、主席,希望能透過推動血友病治療、社區教育及倡議工作,幫助身邊的同路人。 (更多…)

伍健斌(健斌)

香港骨髓移植復康會

參加升中四的學生健康檢查,健斌因為面色比較蒼白,而被轉介至醫院做一個詳細檢查,結果確認患上血癌。看著護士長對自己父親講解病情,他的父親不禁流下男兒淚。健斌加入香港骨髓移植復康會後,初期只是一位普通的會員,漸漸參與義務工作,更被邀請成為委員,協助製作會訊、舉辦旅行等,越來越投入組織的活動了。 (更多…)